I Something but Nothing

梦与真实的隙间

[吉莱]小说原作拼接成的伪H

本文中语句全部来自银英外传小说原文。黄金之翼原文请看http://tieba.baidu.com/p/2940057839



他整个人朝莱因哈特扑了过去。

他失去平衡,视野倒转。他被压倒了。莱因哈特轻轻张大起那冰蓝色的眼眸。一只强有力的手向他伸去,握住了莱因哈特的手腕。

 “你这家伙……”

莱因哈特想假装发怒却没能成功,反而笑了起来。

莱因哈特羞涩地笑了起来时,那张白皙的面庞向友人靠近过来,贴得极近。吉尔菲艾斯也笑了起来。不约而同地凝视对方,就连莱因哈特那张白皙的脸上,都无法控制地血气上涌,露出沸腾的血色地涨红了。

 

这位少年,他与生俱来的华美外形与内藏于其中的精神特质皆是极为豪奢,根本不需要通过衣着等身外之物加以强调。正注视着吉尔菲艾斯的,不是野心家,而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天使的双瞳。

他怀着幸福的心情微微动了动身。莱因哈特皱起了线条优美的双眉,为了忍住咬牙切齿的心情而咬着那淡红色的嘴唇。他那金黄色的发丝像阳光下闪闪发亮的麦秸般波动着,黄金色的光芒在他身旁轻轻摇曳。吉尔菲艾斯一时之间看得入迷。

莱因哈特的手指紧紧握住挚友的红发,手有如古代名匠在盲目后仍投注全部精力去雕琢玉珠一般在颤动着。一个线条优美、一个肌肉强韧,两人的反应神经和弹性都属一流。吉尔菲艾斯细瘦的身材底下隐藏着惊人的力量,攻击、突刺,一瞬也未停顿地连锁着。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敏锐的皮肤感觉,刚满十七岁的年轻肌肤散发出感性的芒刺,皮肤干涩紧绷粗糙的感觉刺激着全身的每一寸神经。静谧地喘息着,他伸出去的饱含热情的手被另一只同样饱含热情的手握住。吉尔菲艾斯心中似乎听到了血管内的感情和理性沸腾的声音。

激斗仍在继续,不时交杂着不规则的呼吸声。颤抖的声音,或许暗示着一颗颤抖程度更胜于声音百倍的心。“吉尔菲艾斯……吉尔菲艾斯……称赞我吧、真是的……我可真是忍耐太多了……”以少年的口气诉苦,去感受那股从精神最深处贯通全身而在冰蓝色眼眸中结晶的灼热昂扬感。

因为这表现出莱因哈特对他的坦诚,所以对吉尔菲艾斯而言这是很令人欣喜的事。“只要再忍耐一下就可以了……”吉尔菲艾斯接受着金发友人的诉苦,声音还是难掩激动的情绪。

眼泪在即将从双眼中溢出时,湿透的金发与红发,几乎要纠缠在一起了。波涛涌起,沸腾的能量掀起无声的潮音,投向莱因哈特意识的原野,感觉好像整个人都沉入海里似的。

 

 “我竟然不知道你还有这么一面,明明都相处六年了。”

“嗯,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莱因哈特只吐出了一声“哼”,似乎有些脸红。一自觉到自己在对红发友人撒娇时,他就会变成这种态度。

莱因哈特被充实、积极的安心感所充满。充满充实感的疲劳捕捉了他。他打了个小呵欠,闭起那有着长睫毛的眼睛,把黄金色的头靠在吉尔菲艾斯的肩上,坠入舒畅的小夜曲之中。


评论 ( 5 )
热度 ( 72 )

© I Something but 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