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omething but Nothing

梦与真实的隙间

架空paro "1843"
{ 2017-06-23 /3 /31 }

戴冠日紀念

或許是名場面包子臉化的開端(笑

{ 2017-06-23 /3 /39 }

[吉莱]Honig 蜂蜜

预警:

性转百合注意

性转百合注意

性转百合注意

非原作背景注意


吉尔菲艾斯把最后一盆需要分株的建兰搬出温室,感觉到午后的阳光晒在她束起了头发的后颈上,在初春如同冰水般的空气里竟也有些发热。等到盛开的夏季,这些金荷就能赶上莱茵哈特暑假回来。她转动眼睛扫视着浸在金色光辉中的仍在浅眠中的草地上,原本枯黄尚未抽出新芽的静默生灵们似乎也因这热烈的色调被唤醒,不过这或许只是她自己的错觉罢了。

她又盯着庭院里那棵在她出生那年种下的橡树。那个时候莱茵哈特九岁,执意要爬上那看似不高的枝杈,经历了小小的惊慌、最后却坚定地自己跳下来,尔后扑进吉尔菲艾斯怀抱里紧紧搂住她。那似乎是一切的开端,两种音符...

{ 2017-06-15 /4 /12 }
 

《恋心》

{ 2017-06-08 /4 /29 }

新战争的序曲某一幕的脑补

{ 2017-05-24 /1 /19 }

[吉莱]念影

段子一个。原梗看过千亿星辰的都懂。平行世界线。


他的钢化玻璃面罩不知在何时溅上了一串血滴,干涸之后便如同与生俱来的点缀一般顽固。帝国军与过于稀薄的大气已被一并拒绝在重新封上的壁垒之外,于是齐格飞·吉尔菲艾斯掀起了面罩。他有些后悔,在这厚重得像梅雨季节、却远比细密水滴要粗粝的浊重空气之中无处可避。那感觉如同把整张脸埋入一池不再新鲜又混进了泥土与火药渣的血液之中,连视觉都似乎产生了为血雾所覆盖的错觉。他抽了抽鼻子,顺着这条数十米长的昏暗走廊的尽头望去。大约一半的地板被将永远静止的人类躯体所覆盖,剩下的部分又几乎被半干不干的黑红血泊填满,在微弱气流中飘忽的火焰比曾经的人类更富...

{ 2017-05-23 /2 /6 }
 
{ 2017-05-03 /1 /19 }

[吉莱]氧化

名字是瞎JB乱起的

神父天使AU 短篇已完没有售后

一名文盲学习如何写作文的习作之一


今夜的月色盛开到了极点,浸透了元月的空气,使得门窗紧闭的教堂内充盈着水下波光一般的幽蓝色调。在这仿佛被整个映亮的空旷海底似的巨大空间之中,尽管那柔若无物的光线没有为冰壁般的彩绘玻璃所抗拒多少,却也被割裂成了珊瑚丛林般流光溢彩的细碎光片,无言地拍打在一掠而过的黑色衣摆上。由最后一排被经年岁月打磨得乌亮光滑的榉木长桌逐排向前,当怀表的短针刚刚划过十点,所有桌下摆放的那些边角被磨破的圣经被骨节分明、皮肤光滑的瘦长双手摆放整齐。阿耳忒弥斯的辉光缓缓行至讲坛前,一袭黑衣的年轻人轻呼一口气。在白雾迅速消...

{ 2017-03-26 /1 /9 }
 

求大家給打個分~

P站地址

{ 2016-07-20 /7 /31 }

6.22纪念。


皇冠所投下的阴影,看起来就像是未亡人的黑色面纱一样。(至于是谁的未亡人,当然是……)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57537626


ball ball大家给打个分,谢谢。

{ 2016-06-22 /4 /70 }
1 2 3

© I Something but 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