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omething but Nothing

梦与真实的隙间

[吉莱]无意义的片段

“可爱的人啊,你爱我吗

嗯,我爱你

一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天

嗯,我爱你

一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天

当冬之女王摇起铃声

花草树木都枯萎

连太阳也沉睡

然而,当春天一来,鸟儿们回来了

然而,当春天一来,鸟儿们回来了……”

 

尤里安的思绪,随着那支小小的夜莺一般的歌,在星海之中漂浮。旋律在无形的水中舒展出小小的波浪,就像那位少女的茶色长发的弧度一样。

 

“尤里安·敏兹?”

富有音乐性的透彻嗓音,将他迅速拉出了回忆的海平面。他这时才惊觉自己在走神之中,竟然不知不觉地哼出了卡琳借以怀念父亲的那支歌。

“非常抱歉!陛下。我刚才只是……”他知道银河帝国的现任皇帝并不会介意这小小的无礼。只是,就算是在两人都选择沉思的空白间隙中,出神到哼唱着乐音而不自知,实在是有些叫人窘迫。

曾经的罗严克拉姆伯爵,现今的凯撒,像是忽然褪去了钻石所制的外壳一般,自那与冰川同色的双眸露出了藏身其中的少年。这位仅仅作为“莱因哈特”的少年略带好奇地打量着他。

“无妨。朕只是有些好奇,你刚才所唱的曲调是什么样的歌?”

“是一首……纪念恋人的歌吧。其实我并不清楚整首曲子是怎样的,只是听别人唱过这一段。”

“就是说,只是听过不完整的片段,就让你如此印象深刻了吗?”

“是的。”

时间的长短与重复的次数,都不若掩埋于歌声中的情感那样更能刻下清晰的痕迹。茶发少女那溢出的情感试图追逐的那个人,于同一日期失去的父亲们,此刻或许正看着被留在地上的少年少女们微笑。而昔日忌惮又赞叹的敌人,也即将如他们一样离开地面的世界了。

“重要的想必是其本身与听到它的时机吧。能告诉我歌词吗?你就直接唱出来吧。”

于是,携着一分犹豫与二分羞怯,尽量平静地唱出这支自卡琳的母亲传承给她,今日以奇妙的缘分在命数将尽的凯撒身边响起的未名之歌。

 

黄金狮子眼中的少年似乎退回了壳中。不过,或许只是少年不应如此宁静的认知作祟罢。皇帝那雕像般的侧颜,在渐晚的暮光中并未染上温暖的色调。他浅色透明的眼眸带着与肌色相称的无机质感,冷色睫状体围作的瞳孔向着没有焦点的虚空绽放。

“语言不免太过简单直白了。不过……真是一首好歌啊。”在尤里安以为皇帝也开始任由思绪漫游之际,响起了可称得上是温柔的回应。

皇帝隐藏在简单言语中的情绪,似乎化作了他身边的迷雾。他垂下浓密的睫帘,半透明的阴影覆盖了眼眸,却没有阻断若有所思的目光。

对于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来说,这些语句给他带来的感触,又是从怎样的源头流出的呢?那缅怀着离开的所爱之人的叹息,会让他日渐熄灭的心为之震颤吗?可是,若是如此,在尤里安的认知中,他尚不确定何人才会让黄金狮子在今日陷入无功的忆思之中。

那个人想必是已经不复存在于世了,所以付诸于其的心情才会是这般沉寂。是抱着怎样的遗憾,才会怀揣着这样明白着已经无法追回的情感,去徒劳地追逐着他。但是尤里安此刻产生了某种感觉,眼前的这个人知晓自己所剩时间无几,所以不惧于让自己踏向那虚无的深空。

皇帝的目光聚焦于虚空中不存在的某一点,遥遥地追寻那个消散在空空如也的星海里的,带有火焰之色的影子。

 

“当冬之女王摇起铃声

花草树木都枯萎

连太阳也沉睡

然而,当春天一来,鸟儿们回来了

然而,当春天一来,鸟儿们回来了……

可爱的人啊,你爱我吗

嗯,我爱你

一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天

嗯,我爱你

一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天”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I Something but 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